三轮车棚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轮车棚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赖丹丹再度发声揭开迷你挑起诉京东之谜案

发布时间:2020-03-10 10:54:05 阅读: 来源:三轮车棚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在迷你挑员工讨薪未果、公司被低价出让股分以后,围绕着迷你挑与京东的法律纠纷仍在发酵。昨日,迷你挑创始人赖丹丹再度在微博发声,详细解释与京东合作历程和股价被转让背后的猫腻。

以下为赖丹丹微博原文:

关于京东收购迷你挑时候的价格?

迷你挑是我创办的鼎日科技网络(上海)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网站。当时,我公司业务除迷你挑(B2C)以外,还包括中日商务网(B2B)和中日间线下贸易和服务等。

2011年12月京东投资部1行数十人来到上海完成对迷你挑业务的尽职调查后,与京东达成了一项并购协议:京东出资200万元购买迷你挑的团队(44人)、无形资产(域名、商标、著作权等)、固定资产(服务器、办公设备、车辆等)。当时实物资产按账面价值计算,无形资产未做一分钱的价值评估。

关于收购以后为何又会和京东成立合资公司?

迷你挑并购到京东以后,关于我的去留和刘强东有过一次简单的交换,当时刘强东给我说:来京东工作吧,你早晚还是要出去创业的,但是来京东体验一下大企业的复杂文化对你有好处。

(每次我想起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眼泪止不住就会不停流,老刘是众多创业者的榜样和偶像,也是我曾经心中的榜样。如今我们要对簿公堂,我的内心犹如针刺一般疼痛难忍。但是每个人都有他做人的底线和原则,每当我看到我的团队被欺侮、凌辱的时候,我的心那时候比针刺更加疼痛。所以,最后我选择了用法律的武器,媒体的语言来应对这件事情。)

有了刘强东的鼓励所以我进入了京东,当时张守川(时任京东开放平台副总裁)是我的业务领导,说句公道话,京东开放平台有今天的光辉,老张功不可没。但老张说不来好听的话,也有点自命清高,与团体大多数人格格不入。

这样的性情也许也是致使他被迫离开京东的真正本源。在业务层面,我常常和老张探讨迷你挑在京东旗下未来怎样发展。由于当时京东男性用户偏多,所以我们把迷你挑定位于一个倾向于服务女性用户的日韩品牌垂直网站,以独立公司的情势来运营。一来可以为京东开辟海外市场,二来可以对京东用户群做一个补充。

有了方向和方案以后我和老张在2012年的3月中旬去向老刘汇报。刘强东是一个快言快语、决策很快的舵手,听了我们的方案以后立即做了以下决定:出资1000万,在上海成立子公司,独立运营,迷你挑团队持有20%的股分。3年后,京东强迫回购迷你挑团队股分,估值方式两种:1、依照流水的0.7倍;2、依照净利润的11倍;由京东二选一。

就在这个时间节点上,京东引进了蓝烨做CMO,关于成立子公司一事有一天蓝烨和我通话,并表示:我们团队也需要出资。后来我也答应出资,所以才有现在的股分架构:京东出资800万,迷你挑团队出资200万(后又在股东会决议里议定200万于2014年6月5日前缴清)。

20元出让子公司80%的股分又是怎样一回事?

很多人不理解京东的出资20元是怎么回事。事情经过是这样,当蓝烨去年12月底跟我说团体要把迷你挑业务收归团体并需要我配合交接业务和处理员工时,我提议请团体依照许诺回购我们小股东的股权。团体当时说暂时没时间处理这个事情,那我就提议是不是可以由我找到买家接手我手上的股权,团体没做出任何表态。我因而找到了上海一家知名的电商朝运营企业,该企业愿意以3000万人民币接手我们团队15%的股权。由此,我也把这事以邮件的情势告知团体,团体未予回复,后来又通过律师函正式告知。3月10日,京东已把大部分员工做了处理,并且自行在系统后台中将迷你挑1000多个店铺都作了交接。这时候,团体给我发来律师函说:将以20元的价格把他们80%的股分转让给第三方,但是我们团队有优先受让权。

就在此时,我觉得我的自尊和人格被没有底线的羞辱,这两年,我带着他们辛辛苦苦、兢兢业业奋斗两年,我们从0做到几个亿,哪怕你们觉得已没有任何价值了,想砍掉了,但是也不能抹杀掉我们的成绩和我们付出的汗水,也应当负责任的对过去的事迹和当初的许诺做一个公平的了断。说起在京东的这两年,也是我人生的一种奇葩的经历,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件稀奇古怪的事情。在这两年,有好几个投资人都找我合作新的项目,我全部是婉拒。曾还被某一个知名投资大佬取笑,说我总有一天会后悔的。此时,我只想说:姜还是老的辣啊!

关于子公司1500多万的净利润?

迷你挑负责为京东招募商家并运营,主要任务是为京东增加流水,其销售收入为该流水所对应的扣点等依照京东标准向商家收取的费用。这些销售收入扣除迷你挑平常运营的开支即为利润,目前净利润超过1500万。之前团体从未跟我们团队提过要求迷你挑分摊团体费用。1直到最后我跟团体某高管谈应当按当初的许诺以净利润11倍或交易额的0.7倍估值进行回购我们团队股分的时候,才告诉我说迷你挑是亏损的,所以不值钱。质问他们为何会亏损时他们才告诉我说要我今年承当团体2000多万的费用(管理费、市场推行费、技术服务费等)我简直懵然不知还有这么1大笔费用在我身后,更懵然不知这2000多万都是怎样摊到我头上的?我们和团体之间更没有关于费用的任何协议,乃至连关于各项费用的邮件来往都没有。后来,我终究明白了,只有强加几千万的费用在你头上,才能说你把公司弄亏损了,才能给他们自己足够的理由去做他们想做的事情,也才能发出20元转让公司80%的股分的荒唐律师函。

这几天,无数的朋友致电关心我,安慰我。我真的心存感激,如果没有这件事儿,我可能不知道有那么多人支持我关心我。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虽然前程艰苦,我一个弱女子不能不跟京东这样一个巨无霸作战,我无路可走,只能作战到底,哪怕我一无所有,也必须给我的团队一个交代。

否则我不配做一个创业者!我以后也不配带团队!

成都到恩施物流

天津到深圳轿车托运几天到

成都到鄂州物流价格

成都到新乡物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