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轮车棚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轮车棚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靠辣椒成就的财富梦想卵圆蕗蕨

发布时间:2020-10-19 06:13:18 阅读: 来源:三轮车棚厂家

靠辣椒成就的财富梦想

全国消息:2009年11月8日 山东武城县第三届辣椒文化艺术节

这天,武城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雾,灰蒙蒙的天却丝毫没有影响来自全国各地的嗜辣高手在这里一决高下。

现场:如此吃辣椒,我感到今年是第一次见。

选手们个个都紧盯着主席台边上的轿车大奖,忙不迭地王嘴里塞着辣椒,按比赛的规则,就是看谁在一分钟之内能吃掉多少这种很辣的朝天椒。

现场主持人:今天,第一个把盘子里的辣椒全吃了的选手已经诞生。

经过几轮的比拼,这位女孩一分钟吃掉38个朝天椒,而这位小伙子更厉害,他一分钟吃掉80个朝天椒,他俩各赢得了一辆QQ轿车,然而,这场比赛的最大赢家并不是他们,而是这位叫谭英潮的人,他利用这次活动为自己做了一次最大的宣传,说起谭英潮,在当地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

经纪人:开玩笑,哪个不认识谭总?谭总,你问一个小孩,说英潮公司的,都认识他,你问一个老人,80岁以上的她都知道。他好,百分之百的靠他挣钱。没有他的话我们这地方不可能发展这么快,是不是?这个产业不可能做得这么大。

从1999年到现在的十年时间里,谭英潮从一个不知名的辣椒经纪人,发展成为销量3万吨,占整个武城辣椒产量80%,产值上亿的辣椒生产企业,一个做辣椒生意的经纪人,怎么在十年时间一人撑起一个地方的支柱产业?在众多的辣椒经纪人,他把握住了哪几个关键的机会,使他脱颖而出,做到一家独大的呢?

辣椒种植是山东武城县的一个支柱产业,在上个世纪90年代,种植面积达到5万多亩,总产量4500多吨,辣椒面积的不断扩大,催生了不少辣椒经纪人,他们通过帮外地的收购商在本地收购辣椒,赚取一定的手续费。

经纪人:当时都是搞代收。

记者:那时候谭英潮也是代收吗?

经纪人:按当时的条件,都在一个起跑线上。

谭英潮在当时也是一个辣椒代办,但他的心和其他辣椒经纪人并没有在一个起跑线上,他不满足只做代办赚来的小钱,一直都在暗地里等待机会做大生意。

谭英潮:我不做代办,看不上那钱,就是说我想挣大钱,我想把这个产业做大,我就要自己收购自己销售。

1999年,一个机会终于来了,谭英潮不失时机地把握住这个机会,不仅使他一战成名,也成为他事业的一个转折点。

1999年,武城县的辣椒产业遇到了一道坎儿,干辣椒的价格急剧下跌。

谭英潮:最好的辣椒才2元多钱1斤,2元多钱1斤,农民根本就不够本钱。

辣椒价格的急转直下,让很多经纪人沉不住气了,纷纷抛售手中的辣椒,在这些经纪人中,只有谭英潮是个例外,他不仅没有抛售手里的辣椒,而且还多方筹集80多万元,开始大肆收购。

谭英潮:别人不收我也收。看着辣椒就不想走,就是见到辣椒就想收,这200多吨辣椒在别人看起来,他收了200多吨了,我觉得还少,如果有钱的话,我收500吨。

经纪人:当时那一块,我们这个市场好多经营户一看他收,也都是存3吨5吨的,7吨8吨的。

经营了十多年辣椒生意的谭英潮预料到,辣椒价格的暴跌,肯定会导致第二年种植量的锐减,价格会因为缺货而回升。果不其然,2000年3月,武城县的辣椒种植面积锐减,市场上的辣椒少到有钱都买不到的地步,这时,谭英潮手里的200吨辣椒,成了他事业做大的一个重要的砝码。

2000年5月的一天,谭英潮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一家生产辣椒粉、辣椒酱的韩国独资公司打来的,那家公司年消耗干辣椒一万多吨,在业界也是非常有名的,给谭英潮打电话,正是因为他手里的200吨辣椒。

谭英潮:听了电话以后就盼他来,来看看那个辣椒,要不是缺辣椒,那一年,他肯定不会找我。

经过谈判,对方让他在一个星期内准备50吨干辣椒,一星期后,谭英潮把50吨辣椒送到多元公司,这是谭英潮做大的一次机会,他不想轻易地放过,卸货后,他没有马上离去,而是在工厂里捕捉着每一个细节。

谭英潮:没事围着他的工厂转转,我看到有上100人在那里去辣椒把。

这一转,让谭英潮发现了一个秘密。多元公司将各地送来的辣椒倒在一起晾晒后,还要组织工人去掉辣椒把,把少部分颜色不纯的辣椒挑拣出来,这让谭英潮觉得这是一个拿大订单的机会,想让公司老板在众多的供应商中关注自己,产品就得与众不同。

在准备第二批辣椒的时候,他召集了十几个工人,把厂门一锁,做了一个旁人从来不做的工序---给辣椒去把、挑选。谭英潮的这个做法,让妻子觉得很不理解。

王振芹:为什么去把都不理解大家伙,既增加成本,妇女的劳动力又难管,你为什么去把?

工人:因为我们原来都是初加工,初加工,改变了以后,现在改变了,我们都不怎么理解。

尽管家人和工人都不明白,谭英潮为什么去了一趟多元公司后,会变得这么多事,但谭英潮坚持第二批50吨辣椒一定要这样做。当他把这50吨辣椒拉到多元公司时,在众多辣椒供应商拉来的辣椒中,他的辣椒脱颖而出。

多元公司经理:在院子里都是放了,放了以后,这个辣椒一去比较的时候,在很远的地方一看的时候能看出来,颜色,颜色很好,那个颜色好都是谁的?是谭英潮的。

谭英潮:你看看,这个辣椒在这里面很明显,拿出来,你看,把这几个拿出来,马上就好了,马上好了,好看多了,到那里,到多元一倒,一片红。再一去把的话,你看去了把的,老董,你倒出来,你看,完全不一样了,完全不一样了。你看看这个辣椒,这个谁不喜欢?又大又红。

做好了一个细节,让谭英潮把握住了一个机会,来自多元公司的订单开始源源不断。

多元公司经理:200吨、300吨,以后1000吨、2000吨、3000吨,这样我们合作了。

一年后,谭英潮从开始的50多吨订单上升到了6000多吨,一点小小的转变,使谭英潮一下占据了多元辣椒供应量60%的份额,成为多元公司最大的辣椒原料供应商,而他为了稳定自己的货源,每年都与武城县的1万多农户签订购销合同,收购量占整个武城辣椒产量的50%以上。

就在谭英潮春风得意的时候,2004年,他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危机。2004年3月,多元公司突然告知谭英潮,韩国方面停止要货,失去了订单的多元公司不得不停止一切生产。

谭英潮:当时脑子就懵了,订单要没有了,你说这个怎么办这个事?货发了这么多,钱当时也给不了我。

记者:差多少?

谭英潮:差1000多万。1300-1400万元那时候。

多元公司停产,欠着谭英潮1000多万元的货款无法偿还,可让他担心的是,与他签订订单的农户!

谭英潮:他这个订单失去了,这是订单一方面的,另一个是什么呢?还有我发展这么多种植户怎么办?辣椒卖给谁去?

那几年,与多元公司合作,为了保证有足够的收购辣椒的流动资金,谭英潮每年要向银行贷款1000万元。等多元公司结账再还贷,眼看1000万元贷款马上要到期了,而多元公司欠自己的1000多万元却要不回来,谭英潮很是着急。

谭英潮:银行要跟我要贷款,我又还不上,诚信没有了,如果我这个企业上了黑名单,在其它银行也贷不出款来了,就没法经营,一切从零开始。

让谭英潮欣慰的是,辣椒还在多元公司的库房里,万一款追不回来,卖辣椒也是一步棋。经过协商,对方同意让谭英潮帮把库房里的辣椒卖出去。

谭英潮:他给我这个消息以后,我好像减轻了一半的压力,有办法了,有活路了,我就抓紧时间联系以前的老朋友。那些客户。

王军,谭英潮多年的好朋友,辣椒经营大户,当谭英潮找他帮卖辣椒时,王军一口气就要了800多吨,得到这些老朋友的帮助,谭英潮松了一口气,他相信用不了多久,这批辣椒就会卖掉,自己也会从多元公司那里拿回1000多万元欠款。

可就在这时候,出现了一个意外情况。

王军:装的过程当中,我倒了几包一看,有霉变的,有霉变,我说这不敢要,出口对这个霉变要求很严格,我说你从库房里直接拉我是不敢要了。

谭英潮哎哟,这一下子又回到了零,又一盆凉水,他不要,这么一垛辣椒,当时我心里也没底了。

辣椒放在库房里有六米多高,多元方面只同意直接从库房出货,不让挑选,王军当然不接受这个条件,他把刚装到一半的辣椒卸车退了回来,其他的经销大户也不敢要了。更让谭英潮着急的是,还有两个月鲜辣椒就要上市了,如果不抢在鲜辣椒上市前把这批货处理掉,那这1000万元就会缩水一半以上。

谭英潮:辣椒缩水了五百万元,银行再崔我还贷款,新辣椒上市,我和农民签的回收合同再没法执行,那一下干脆跳海吧。

库房里到底有多少辣椒发霉,他心里也不清楚,如果这辣椒卖不出去,那他事业彻底没了希望。多元欠自己的钱收不回来,银行的钱还不上,自己的一切都得从零开始。更严重的是,如果不能按时收购农民的辣椒,后果不堪设想。现在他只剩下唯一能翻身的机会,就是在短短的两个月,把上万吨的辣椒买掉。

谭英潮:你定个价,我拉出去,我自己来解决,那实在是没办法了,你怎么办?再去联系客户,客户到这一看这个情况,还是不装,那不就完了吗?时间耽搁不起。

谭英潮提出,不管辣椒是否发生了霉变,自己全部拉走。双方定好价后,谭英潮就在胶州找了个地方作临时仓库,将辣椒运出来。

记者:你们从多元拉了多少出来?

谭英潮:像这么大的车300多车,甚至还有比这个车大的,两个月,二三百车拉出去,倒出来,倒出来以后再装到车上。

谭英潮叫人把货一包一包地倒出来,看到霉变的辣椒还是比较少,他马上给王军他们几位经销商打电话。

王军:说你快过来看吧,我在这儿,你过来看一下吧,场面很热烈,很多人在挑,行,我过去一看,确实是这个情况,满满一院子货满满一院子人,这不,事后,我说行吧,就按你挑选的标准我就可以要。

工人:抢着要,我去的头一天,我真没想到那样,这就是红老虎,一个真是暴利,一个说赔就赔了,风险很大。

两个月的时间,谭英潮收回了900多万元。终于在新辣椒上市前渡过了这场危机,但是,这场危机让谭英潮遭到重创。失去了多元这个大靠山,他的业务几乎归零。几年的贸易生涯让他曾经风光一时,一次大浪却又让他抬不起头来,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和多元这次合作创造的机会并没有消失,而且成为他的事业再次壮大的基础。

2005年,虽然和多元公司的的合作暂时停止了,但谭英潮企业的规模上来了,和农民签订种植辣椒的规模也上来了,为了维持企业的运营和收购农民的辣椒,谭英潮正在处心积虑地想着企业如何发展时,一个突发事件,又给他带来一个发展的机会!

2005年2月18日,英国就含有添加苏丹红色素的食品向消费者发出警告。苏丹红是一种化学染色剂,用于机油、鞋油等工业产品的染色。2月23日,中国禁止将苏丹红用于食品生产。

这起看来与谭英潮毫不相干的事件,却让他嗅到了新的商机。谭英潮感觉到,化工色素将会退出食品添加剂市场,取而代之的是天然色素,而辣椒就能萃取红色素。

辣椒红色素的附加值很高,干辣椒加工成辣椒红色素后能提高一倍的价钱。谭英潮决定将原有的工厂改造,加工辣椒红色素,这引起了县政府的重视。

樊兆杰县长:龙头企业如果做不起来,那么这个辣椒产业相应地也要萎缩,我们支持这个龙头企业,就是支持全县辣椒产业的发展,就是要给辣椒种植的这些农户一个发家致富的机会。

2005年,武城县的辣椒种植量已经达到了15万亩,仅谭英潮的公司就带动了上万户农民种植辣椒,县里自然不希望这样一个龙头企业因此倒下。

2005年,在县里的扶持下,谭英潮生产了80吨辣椒红色素,2006年3月,他带着生产的样品到青岛,和韩国客商洽谈,韩国客商对辣椒红色素很满意,决定跟谭英潮合作,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情,让这次合作化为泡影。

谭英潮:这个颜色还可以,拿起手指头往嘴上一抹,他说你这拿错了吧?他说这是色素还是辣素?辣、辣。我尝尝,也是。

中间人老杨:我对这个也是外行,因为我是中间人,我作为介绍人来讲,我觉得这个事也没面子,最后谭总就说,可能拿错了,最后带着样品就回来了。

从红辣椒干中提取、分离而成的辣椒红色素,除了食品中使用外,在其它领域也有广泛应用,例如化妆品中的口红,就有辣椒红色素的成分。因此,辣椒红色素中,不能含有包括辣味在内的任何异味。谭英潮生产的辣椒红色素还有辣味,说明产品还不合格。

谭英潮:从来没有过压力这么大,见了人,就说,唉,你怎么好好的干这个项目,怎么好好的上这个项目?做贸易多么好,放着生意不省心,又干这个。

为这个项目,谭英潮前后从银行贷了5000多万元投了进去,如果这个项目不成功,那他欠下银行的巨额债务一辈子都还不清。这时候的他除了再往里扔钱外,已经没有退路了。

谭英潮拿着样品跑了几次青岛,请教一位专家。在那位专家的指导下,他终于生产出合格的辣椒红色素产品。2006年5月,他再次联系上那位在青岛的韩国客商。

谭英潮:来了以后,就说,不会再辣了吧?我说不会再辣了,我说上次拿错了,不信你再试试。

但那位客商不敢再品尝他的产品,见到这个情况,谭英潮便亲自品尝给那位韩国客商看。经过这么一折腾,韩国客商决定试着跟谭英潮合作。

谭英潮:他认可了,要100公斤要50公斤他认可了现在,第一次他不但不认可还笑话我们,你这是红色素还是辣椒精?搞得我们灰溜溜的。

2006年,辣椒红色素一项就为他赚了600多万元。就在他生意红火的时候,停产了两年多的多元公司给谭英潮带来一个消息,这个消息兴奋得使他彻夜难眠。

2007年,韩国方面准备到中国来检查多元公司的生产环境及设备情况,而这时的多元公司经过十几年的生产,设备已经老化,加上2004年后一直停产,厂房破旧不堪。为了保住到手的订单,多元决定到胶州建新的厂房,并在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通知给谭英潮。

谭英潮:他说我们想把工厂搬到胶州去,你看你经营辣椒这么多年,你胶州有朋友,咱可以到那里看一看,我们合作。

得到这个消息,谭英潮不再满足只做多元公司的原料供应商,他决定想办法将双方的供销关系变为合作伙伴。

谭英潮:如果他把工厂落户在胶州,我还是一个供应商,他到武城来投资,和我合作了,那我也是一股东,而且我们所有的订单,所有的加工,都是我们的事,那我们就主动了。

如果能与多元合作办厂,那么,自己就能掌握终端市场。可怎么才能说服多元公司与自己合作并把厂址选在德州武城呢?谭英潮得知,停产了两年的多元公司资金很紧缺,便决定从资金上入手。

谭英潮:这样德州那边的固定资产投入,土地房产、设备由我来投资,你就有定单就行了,我们就各50%,我说这个以后,他说那行。

2007年10月,他们在武城县的合资公司开工,全新的厂房全新的设备,达到了韩国公司的要求,这一年,他们的5000吨辣椒面等产品销往韩国,赚到了2000多万元。2008年,英潮的公司年销售收入达到2.2亿元、出口创汇1500万美元。

谭英潮:我一天要吃掉300吨辣椒,300吨辣椒相当于1天1000亩地的辣椒,我们按全年生产10个月,我们就是3万多吨。目前,我们武城辣椒及周边辣椒能满足我们一半。其他产地我们还要采购一半。

哪里能治好癫痫病

成都男科医院哪个治性功能障碍

治皮肤病的医院哪家好